若非今夕

白起x妳 我們的故事

每個乖乖牌女孩子的青澀歲月裡大抵都懵懂在意過那樣一位男孩,他不是老師家長眼中屬於乖學生好孩子的那群,他的制服永遠不肯穿的規規矩矩,也許還有些關於他的不那麼好的傳言,但是妳卻在偶然看見他孩子般笑容或淚水的那刻莫名把他放進腦海裡。


妳的生活還是循規蹈矩,課桌上的講義還是疊得整整齊齊,卷子上的分數還是名列前茅,椅背上的書包還是只裝了滿滿的教科書。
只是偶爾,妳會在不用抄筆記的空堂上用眼角餘光狀似不經意地去偷瞄坐在窗邊陽光中的他;只是偶爾,妳會在幫老師點作業時特別留意那個名字有沒有出現在缺繳名單上;只是偶爾,妳會在打掃衛生後呆愣地看著突然拿過妳手上裝滿落葉的大袋子默不作聲往垃圾場走的背影,好一會才對著已經走遠的人說了一聲大概不會被聽見的謝謝。

他的名字不會被留在任何一本高考模擬題的答案卷上,甚至畢業冊上也沒有一張妳和他同框的相片。

典禮那天妳作為畢業生代表上台領獎,在一片燈光中妳看不見他是否依舊穿著那被教官多次糾正的校服獨自站在人群中,直到和來觀禮的家人一同步出禮堂大門時妳也沒看見他今天是一如往常的一臉不在意或是難得的眼中帶笑。

妳的高中生活畫下句點,那些沒被寫進推甄自傳中的事也就像融在水裡的糖,無色,不再被察覺。

後來再回到高中校園,與妳專業無關的知識早已想不起,妳坐在教室裡靠窗的那排座位,在微風撩起淡綠窗簾時想起曾經也有個少年坐在風中和午後暖陽映成同一片柔軟。
那大概是後來的妳記得的高中生活裡唯一一件與考試完全沒有關係的事情。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妳說,拍了拍攬在腰間的結實手臂,看著閉眼埋在妳身側嘴角微微揚起的白起。
他發出像是午睡的大橘貓的呼嚕聲,從喉間懶懶滾出帶笑的音節。
「嗯哼。」
「所以現在的一切都要感謝白先生的努力,我才沒有錯過你,我們才能走到一起。」
妳做出結論,看見白起睜開眼,眼裡盛滿了閃亮亮的年少美好時光湊近妳,無比溫柔的吻了上來。
就像杯溫糖水一樣甜。

「不用客氣,我的白太太。」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