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韓文清X妳 同居(1) 心情不好時

韓文清X妳

 

戀人設定,同居設定

 純粹發洩心情用

 

 

晚餐後難得悠閒的星期六夜晚,妳正窩在沙發上,一邊享受冷氣,一邊百無聊賴的滑著智慧型手機。

前幾天妳從高中畢業了,也已經確定錄取某重點榜首科系,眼下沒什麼急迫的正事需要處理,妳便索性扮演起不務正業遊手好閒的家裡蹲。

將電腦從書房搬來客廳的韓文清依舊在處理著有關榮耀的工作,他戴著耳機認真地和另一頭的人討論著,其中夾雜了些妳並不是很了解的術語,耳機另一邊的人妳猜八成是霸圖的副隊長──張新杰。

兩個小時很快過去了,妳瞪著已經勾不起妳興趣的手機屏幕,長時間運作的高科技產品溫度上升不少,如同妳此刻沒來由的煩躁感。

有時候妳真懷疑自己是天生的自虐狂,有功課考試時壓力大的必須吃安眠藥入睡,閒下來的話卻有種不知道該做什麼的空虛感,連妳都覺得自己這個性只能用犯賤來形容。

瞥了眼男人端正筆挺的坐姿,除了中途曾起身到廚房倒水外,韓文清的背影透出一股不容打擾的專注。

其實妳也沒想白目地去干擾他的工作,所以只好把視線放回被妳點開又退出,退出又點開的手機相簿。

裏頭大多是些風景或靜物照,韓文清不愛拍照,妳則是覺得自己長得不怎麼樣不想佔畫面,因此只有少數幾張出遊時妳硬拗他拍下的,另外就是偶爾被不具名的記者或粉絲拍到的身影。

妳反覆地看著那幾張有韓文清的相片,這舉動妳並不陌生,每當他為了戰隊的事多日未歸,彼此根本見不上一面的時候,妳就會像現在這樣看著他的照片,當作某種心理補償。

不像韓文清有個能專注投入十年甚至一生的目標,妳往往只是被動地做好眼前應該被完成的任務,此時胸口充斥的茫然焦急於妳是種常態,令人不舒服的常態。

 

「心情不好?」

 

男人沉穩的嗓音拉回妳陷入負面情緒的思考,不知何時已經摘下耳機的韓文清直直地盯著妳。

妳愣了楞才開口,卻沒有回答他的問句。

 

「…你事情弄完了?」

「差不多,新杰說要睡了。」

 

韓文清銳利的目光掃過明顯想轉移話題的妳,大概是妳疑惑的表情太易懂,他接著說道。

 

「妳心煩的話會一直胡亂滑螢幕。」

 

語氣平淡卻堅定的解釋著他察覺妳心情低落的原因,妳無話反駁,只好沉默認了。

妳沒發現的是韓文清看似專心在電腦上,卻還是不時從眼角餘光關注妳的一舉一動,以及現在明明才十點,而霸圖副隊的就寢時間分明是十一點整。

 

「走吧。」

「哎?」

 

抓過椅背上的薄外套扔給還在恍神的妳,韓文清已經帶好鑰匙和錢包往玄關走。

妳反應不過來的盯著男人,表情儼然是個大大的問號。

 

「出去吃宵夜吧,妳不是說過美食可以讓人心情變好嗎,附近有間燒烤還不錯。」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