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黑瞎子X妳 片段

當人處於某種極端的心理環境下,便會不顧一切代價的渴望某些東西。

譬如聲音,譬如觸摸,譬如體溫。

然而這種渴望往往是沒有邏輯,沒有原因,甚至沒有目的的,僅僅只是單純需要某些東西來填補生命本質中缺乏的那塊。

原本該有的那塊。


「他們會以為妳瘋了。」

黑瞎子瞇起墨鏡後的雙眼盯著妳瞧,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

妳撐起身子去吻他帶著鬍渣的下巴,半是挑釁半是調情的哼了哼,成功換來黑瞎子不由分說的深吻和妳後半夜的無眠。


「我喜歡這裡。」

妳坐在有著葡萄藤和老北京時光的四合院子裡頭,向晚的秋風撩著妳的頭髮玩,而一旁的黑瞎子將溫熱的粗糙大掌貼上妳微涼的肌膚,安安靜靜的和妳看同一片晚霞。

遠處的叫賣聲像是上一個世紀的老舊唱機轉著同一片黑碟子。


「瞎子。」

妳嘴型動了動,聲音全被喉嚨中的血及黏液堵著出不來。

不見五指的黑暗,異常的冰冷和潮濕,都讓妳無法抑制的在腦中反覆播放著那些片段,有意義的、沒意義的、激情的、平淡的,最終似乎都是相同的了。


人在極端的心理環境下,會不顧一切的渴望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往往是早已得不到的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