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黑瞎子X妳 錯過

提著一袋羊絞肉和半斤青椒,黑瞎子從市場旁的小巷子鑽了出來,雖然還是避免不了沾上些肉攤的腥羶和人潮的汗味,可起碼是順利自搶肉搶菜的大媽群中脫身了。

黑瞎子不常在黃昏出來買東西,不代表他就不會這麼做,這單純只是種習慣,而習慣總是有例外的時候,比如現在。

九月中旬,傍晚的風帶上了點涼意,天邊的雲彩暈開來,妖豔的過分,黑瞎子沒穿那身皮衣,他不想花太多時間去處理可能沾到的氣味,上身單穿一件黑色背心,兩條帶著各種傷痕的結實手臂坦在外頭,倒也被這風吹得有些不自在。

這個一閃而過的奇特想法讓黑瞎子衝自己笑了下,沒有理會和他迎面擦身而過的路人投來的目光。

他很少覺得不自在的。

或許是本性如此,當然更可能是過去的經歷使他養成了現在的個性,黑瞎子一向是在任何處境下都能保持平常心。

那是種心理素質,特別是幹他們這行的,若沒有這點心理強度,別說讓機關或有心人害了,就是自己嚇自己也得少個幾十年壽命。

黑瞎子站在斑馬線前等紅燈,墨鏡後的眼神隨意掃過四周,下一秒,他拔腿狂奔。

正是下班時間的車潮,四線道的馬路上全是緊急煞車的尖銳聲響。

黑瞎子沒有注意到他丟下的那包肉末和青椒被看好事的行人給踩的稀巴爛,他橫跨著穿越馬路往幾百公尺前的天橋狂奔。

遲了。

黑瞎子在衝過對向車道的時候就知道了,可他還是絲毫沒有減速,像是此刻慢下步伐就會沒命一般的往前跑。

在黑瞎子離天橋只剩十多公尺的時候,天橋上的物品猛地摔落在車群中,來不及閃避的車輛碾了過去,碎肉混著紅色的液體噴濺在擋風玻璃上。

遲了,都遲了。

週遭目睹的行人放聲尖叫,還沒反應過來的駕駛愣在車內,黑瞎子在一片混亂中停下了腳步。

他看著地上已經不成人型的肉塊,慢了半秒才意識到方才的不適感源自何處。

黑瞎子維持面無表情好一會,然後又衝自己笑了笑,隔著墨鏡的晚霞依舊太過刺目,像是剛從天橋上墜落的少女的自殺一樣。




廢話(?

只是想寫來不及遇見瞎子的女主,和來不及拯救女主的瞎子。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