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盜筆X妳 無題

「這種感覺吧,我也有過好一陣子,這時候不管做什麼,橫豎心情都不會好,不如喝茫了實在些,至少還能好好睡個覺。」


解雨臣說著就把帶來的東西往矮桌上擺,兩瓶威士忌兩瓶白酒,後者還是黑瞎子幫著提進屋的,解雨臣兩隻手實在沒法一次拿完。

妳坐在真皮沙發上抬眼瞟他,聲音聽不出什麼起伏。


「你要讓我明天帶著宿醉去坐車?」

「放心,解酒藥已經買好放妳床頭櫃上了。」


解雨臣還笑著說,妳早已經開了瓶蓋,斟滿兩杯威士忌,然後側過頭看向一旁正吃著滷串兒的黑瞎子,眼裡帶點詢問的意味。


「不用倒我那份了,今個兒我就是來兼差搬運工。」


黑瞎子還咬著串烤羊肉,咧嘴笑了笑說道。

妳點點頭,沒多在意的和解雨臣碰了碰杯子就一口乾了。

總得有人負責把喝掛的扛回房裡,看來解雨臣今天是打算陪妳喝到底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