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蘇彰&玖深 高鐵

殺意之後,高塔之前



抬手將淺灰色的口罩往上拉了些,食指和拇指輕壓著口罩上緣,試圖讓裡頭的軟鐵絲能更貼合鼻翼的弧度,然而試了幾次,呼氣時臉上的鏡片還是會被水霧佔據,蘇彰聳了聳肩,乾脆把沒有度數的黑框眼鏡摘下,隨手就往休閒長褲的口袋塞,也不在意鏡架會不會因此被壓歪。他提起腳邊的黑色防水行李袋,拐出了小巷,往台北車站走去。


大概是最近的空氣品質惡劣,不然就是秋冬之際的溫差導致感冒人數增加,無論是哪個原因都不太重要,總之放眼望去即使進入室內仍戴著口罩的人不算少數。


確認自己不算突兀後,蘇彰繞著車站大廳走了半圈,停在南側出口處的日系連鎖速食店前。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


看起來是大學生年紀的女孩熟練的揚起職業笑容問道。


「一個和牛珍珠堡,凱薩沙拉,飲料換熱咖啡。」


「好的,一份元氣和牛珍珠堡,搭配雞肉凱薩沙拉和熱咖啡,一共是一百八十五元。因為餐點是現點現做,可能要稍待十到十五分鐘哦。」


接過號碼牌,蘇彰順手把找回的零錢投入點餐櫃臺上的愛心盒裡,便靠在一旁的牆面等晚餐,目光隨意的掃過大廳中來往的人潮。


他瞇起眼看見右前方一名有些面熟但算不上認識的青年正彎腰專注的挑選玻璃櫃中的甜點。


該說他和他們那群人真的特別有緣分嗎?


「老大?我在車站了啦…欸?…可是我票都已經買了耶…沒、沒有意見!我知道了!」


他看著接到電話的青年戰戰兢兢的立刻站直身子,雖然聽不見通話另一頭的人說了什麼,不過看表情變化,蘇彰差不多猜的到青年對話的對象,大概就是之前在飲料商住家外追著自己跑了好一段路,差點就抓到他的那個娃娃臉警察吧。


「嗚哇,老大怎麼這樣啦,現在還來得及換票嗎…啊,不好意思,我要兩條原味的!」


目送印象中應該是叫作玖深的鑑識科員警買好蛋糕,匆匆跑下通往高鐵月臺的樓梯的背影,蘇彰耳邊剛好響起店員的叫喚。


「先生您的餐點好了哦,讓您久等了。」


「啊,我想再加點一杯冰紅茶,大杯的。」


在第十車廂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後,蘇彰將不小的行李袋放在鄰座上。


因為是自由座車廂又適逢週五,接近發車時間才陸續上車的乘客早就沒有位置可坐,前後有幾個中年的上班族或婦人詢問蘇彰隔壁是否是空位,一律換來對方有禮而絲毫不見破綻的解釋。


「這是我朋友的位置,他只是暫時去洗手間。」


又打發了一個來問座位的人後,蘇彰單手撐著臉頰往月臺的方向看,還想著或許回程路上的娛樂泡湯了時,正好瞥見那有點慌張冒失的員警跑進車廂。


18:18,列車發動。


顯然是在車站內迷路了一陣子,臨時提前回台中的玖深只能改成自由座票,勉強趕上這班車好不容易鬆了口氣,就哀傷的發現自己可能得一路站回台中的處境。


「嗚,蛋糕不會被撞爛吧。」


一邊擔心帶回去的伴手禮如果毀容可能會被局裡同僚嫌棄,玖深把包裝精美價錢不斐的甜點抱在胸前,雖然明白不太可能還有空位,不過他姑且還是往車廂內走去,至少裡頭有冷氣吹。


「欸…請問這裡有人坐了嗎?」


走沒半節車廂,玖深就看見有個靠走道的位置上並沒有人,也沒有任何看起來像是佔位的物品。他不太確定的開口問了坐在隔壁的男性,如果坐到別人的座位就糗了。


「沒有人哦。」


一分鐘前才把鄰座上的行李袋放回自己腳邊的蘇彰微笑著回答。


玖深沒注意到的是站在兩排座位前的走道上,剛才也問過蘇彰相同問題的西裝大叔,在聽見和先前不同的回答時露出了介於錯愕和不悅的表情。


「太好了,這下不用站回台中。」


玖深歡呼了聲,一旁的蘇彰漫不經心的想著,如果對方知道剛才他拿來留位置的行李袋裡裝了什麼,大概就不敢坐下了。


「欸?給我?」


「套餐附的冰紅茶,還沒喝過。」


蘇彰指了指臉上的口罩,語氣和舉動像是在說他目前的健康狀況不適合喝冷飲。


「太感謝你了,我剛才趕著上車,來不及買喝的。」


方才一路匆忙找月臺,確實有點口渴的玖深滿懷感激的接下了飲料,突然覺得自己今天的運氣很好。


「我知道。」


「嗯?你剛才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今天還蠻有趣的。」


用鞋尖小力的踢了踢行李袋中的球體物,蘇彰勾起了笑容。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