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Fantasy on a Theme(翻译)

這篇超讚的!!!

JELLY-DROPS:

有关没羞没躁的[哔]幻想和羞答答的狐狸以及撩汉满分攻气十足的兔子,飙车请注意


分级:E


CP:Judy Hoops/Nick Wilde


作者:sweettears90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11704


简介:“好吧,所以我可能是爱上Judy了,”Nick自言自语道,“绝望地,疯狂地爱上她了。不过告诉她我的感受对我俩有什么好处吗?”


跨物种的伴侣并不是没有,可是他们是罕见和不寻常的。并且很多人对他们又怕又恨,说这是不自然的,违背了上帝的旨意。


授权:





正文:


这通常从自然历史博物馆那天的回忆开始。他们被困在那个坑里,羊市长用她以为是午夜嚎叫的东西击中了Nick,Nick追赶着Judy。只是……


只是那并没有以他开玩笑地假装咬了她的脖子而她浮夸地装死告终,取而代之的是,他撕开了她的牛仔裤。然后,他会猛地插入她的身体。


Judy在他开始扯开她牛仔裤的布料的时候会觉得困惑,而在他占有她的时候困惑会很快转变为惊讶。然而,她的惊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很快,她的心神就会全然被他带来的极乐所占据。


他会伏在她小小的身体上,并且对每一个胆敢靠近他们的人咆哮。毕竟,这是他的伴侣,所以该死的如果他让——


Nick的幻想中断了,他的爪子握着他的勃起。他困惑地眨了眨眼。


他刚刚提到Judy是他的伴侣了吗?


他一边打手枪一边仔细考虑着这件事。


很多像他这个年纪的狐狸已经找到了他们的伴侣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Nick对自己单身了这么久颇为自豪。谁需要老婆和孩子?妻子们脆弱且挑剔,一无是处,而孩子们总是粘人,吵闹,并且易受伤害的。


不,Nick选择的这种生活方式轻松多了。没有任何负担,除了自己之外谁都不用关心。


他从没认真考虑过这件事,自那之后Judy一直都是他打手枪时唯一的幻想对象。但是他越想越意识到自从他们逮捕了羊市长之后他再也没幻想过别人。一次也没有。


在一阵压抑住的喘息中他达到了顶点,Judy的名字像祷文一样沉重地压在他的舌头上。精(和谐)液撒在他的衬衫和爪子上。


他心不在焉地把他的爪子从他软下来的老二上拿下来,茫然地盯着上面沾着的粘稠液体。


他对这件事考虑得越多,他就越是意识到Judy在他心里占据了多大的位置。即使他告诉她——以及其他任何人——他享受他独处的时光,远离那只兔子的时光,他也仅仅是待在家里想着她而已。或者在食品商店里想着她。或者在餐馆里想着她。或者在火车站想着——


Nick站起来,走进浴室去冲洗自己。当冷水流过他的爪子的时候,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好吧,所以我可能是爱上Judy了,”Nick自言自语道,“绝望地,疯狂地爱上她了。不过告诉她我的感受对我俩有什么好处吗?”


跨物种的伴侣并不是没有,可是他们是罕见和不寻常的。并且很多人对他们又怕又恨,说这是不自然的,违背了上帝的旨意。


好像大象穿牛仔裤全然是出于上帝的旨意似的。


但即使是这样,Nick所见到的跨物种伴侣都是食肉动物与食肉动物或者食草动物与食草动物的组合,不是说他们要开展一段高调的关系,但是一段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跨物种的关系肯定会让很多人露出最丑恶的一面。


即使Judy仍然在摆脱解决了失踪食肉动物和找出他们野蛮化的原因并揭露羊市长在这一切中扮演的角色这一事件所带来的名声,但这就是公众对你的态度,Nick设想道。他们会在上一秒钟还爱你,下一秒钟就恨你。特别是有关你性生活的事情。


作为一群依靠性来销售任何东西,从苹果酱到Zootopia本身,并因此发家的人,这里的市民很快就厌恶起这档子事,只要它被提起。


Nick握紧了他的爪子,并且转过头去不看他自己的倒影。


不。如果他永远不告诉Judy他的感受的话,事情会好很多。只要他能,他不会让Judy陷入一种要么对他们的关系遮遮掩掩,要么被公众嘲笑的生活。


即使这意味着他只能远远地爱慕着她,那也没关系。这只是为了Judy的幸福所付出的小小代价罢了。即使这代价是他自己的幸福。她的身体柔软地蜷伏在他的身下。温暖的。她饥渴地把他的老二纳入身体,并且在他插入的时候大声地呻吟。她的爪子拽着他的耳朵,而他粗暴地吻着她。除了他们俩,一切都无关紧要了。除此之外一切都不存在了。


这里只有他和Judy。他的伴侣,他的唯一——


Nick的幻想被某个敲着他的公寓门的人打断。他硬着,想道如果他忽略敲门声的话,那人会不会就此离开。


“Nick?”Judy在门的另一边问道,“我知道你在家因为我可以听见你。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准备再回顾一遍这个案件的档案?”


谢特,他完全忘了这事。


“稍等一下!”他一边快速套上一件运动裤一边喊道。对于他可笑地仍然勃(和谐)起着的某个部位他没什么补救方法,只能祈祷Judy不会注意到它。并且想一些可怕的,一点都不性感的东西。比如说正在教瑜伽的裸体主义者大象。


当他打开门看到Judy生气的脸时,他才想起自己应该在她的公寓和她见面的。


“谢特,Judy,我很抱歉。我完全忘记了。”他在她推开他走进公寓的时候说道。


“我知道你忘了这事,因为你太渴望离开警局去过你的休假了,”Judy翻了个白眼,在沙发前的地板上砰地坐下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赶过来而不是在我家里干等着。”


她把档案盒从她的背包里拿出来,开始系统性地把档案和照片分开放置,直到它们在她的周围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半圆。Nick找了一条路穿过那些纸页,在她身后的沙发上坐下来,这样他就能看见Judy正在看的内容了。


他们花了整整半个小时浏览那些大概看了一百万遍的案件。但是也许这次,他们没有从证词上面找到什么矛盾之处,或者犯罪现场的不对劲之处,或者证据收集中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最终,Judy把那些纸页推开,用一只爪子揉了揉鼻梁“这一点意义都没有,”她挫败地闭上了眼睛,“他们不可能都杀了那个保镖,因为那里只有一把枪,而且只找到了一颗子弹。”


她把她的脑袋靠在Nick的膝盖上,然后用那双泄露出最近她有多睡眠不足的大眼睛向上看着他。Nick同样觉得睡眠不足。


“我不太确定为什么你认为再看一遍会不知怎的得到不同的结果,我们已经看了一百万遍了。”Nick指出。


“当我入学的时候,我的确认为大多数案子会相当简单,追踪线索,和目击者以及嫌疑人谈话,”Judy看着他说,“就像我们一起办的第一个案子一样。”


Nick给了她漫长而干巴巴的一瞥,“甚至我都不会蠢到相信这个。”他告诉她,不过语气没有不怀好意。


Judy把脑袋低下来,将脸埋到爪子里。过了一会,她把爪子从脸上拿下来。“不,我知道这件事不会总是充满了乐趣和游戏,就像羊市长的案子。但是我不认为百分之九十的案子会像……”她对着面前的纸张做了个手势。


Nick的爪子向Judy的方向挪动了一点,给了她一个耳朵上的讯号,来安抚她。但是他在她提起羊市长的时候僵住了。


他的呼吸堵在他的喉咙里而他挣扎着控制住呼吸,至少不要引起Judy的注意。


不过这看上去不起作用。


她的耳朵轻轻颤动,脸半转过来对着他。“Nick?你还好吗?”


“很好,很好,我很棒。”他说。他敢保证,他的嗓音都没变。


Judy的眼睛眯起来了,而某种神情在她脸上一闪而过。但是接着她站起来了,脸色如常,并且Nick确定他刚刚那只是错觉。她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脑袋来舒缓脖子上的疼痛。


“让我们来休息一下,好吗?”她结束动作时说。“也许我们一会能够得到一些新思路呢。”


“一百万次就是个魔咒,对吗?”Nick对她露出一个逗乐的笑容。


“我和你一样对这个有点灰心了,Nick,”Judy给了他一个被惹恼的表情。“但是这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了,并且它停滞不前的时间越长,这案子就会变得越”冷“。牛局长在催促我们要么取得些进展,要么转向一些新的案件。”


“我知道。”Nick打断她。他是,至少,她工作上的搭档。


Judy坐回地板上,把纸页丢回文件夹。然后她重重地靠在Nick的腿上,但是没有看着他。


“你曾经想过吗?关于我们在自然历史博物馆和羊市长对峙的事情?”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地问道。Nick挣扎着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不让Judy感受到一丝他真正的感受。Judy的耳朵这次没有颤抖,所以他这次大概做得比较好。


“我想过很多次,关于我们掉进那个坑,而羊市长用那把枪打中了你的时候的事情。”Judy过了一会继续道。


“你害怕吗?”Nick调侃道。她的耳朵轻轻颤抖了下,但是她没有表露出其他任何迹象。


“我只是好奇你怎么想这件事的。”Judy说。


“偶尔会想起。”Nick慢慢地说。


他们沉默了一会。Judy终于转过来面对他。她把她的胳膊肘放在他的膝盖上面,像是在思索些什么。


Nick没有忽略他们现在所处的姿势。


他做了一个深深的,沉默的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裸体的瑜伽大象。


裸体的瑜伽大象。


裸体的瑜伽——


“我想过很多次,”Judy重复了一边她自己的话。她心不在焉地用爪子尖在Nick的膝盖上划来划去。


“因为即使事情最后有个不错的结果,我一直在想我们怎么能让事情不一样,这样我们就不会有现在这个情况了。”


Nick艰难地吞咽了一下。Judy的眼睛对他眨了一下,无声地盯着他。“我也在想事情可能会变得不一样。”他承认。


她转过头,整个人面对着他,把她的前臂压在他的膝盖上,“变得如何?”她压向他。


“该死,小萝卜。”Nick开玩笑地推她,“为什么忽然问这么多问题?”


她随意地耸耸肩。“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着这件事。不知道你也和我一样。虽然我已经问了。”她给了他一个局促不安的笑容。她把头枕在她的胳膊上。


“为什么?你在想些什么?”Nick问道。他觉得呼吸更加困难了。


“嗯,一开始,我在想我们怎么能避免被獠牙划伤。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我们也许能够逃走。”


Nick随意地点点头。如果不用被扔进坑里,被蓝莓打中,并且被迫那样追着Judy会很好的。实际上,如果她没有弄伤自己,Nick觉得自己不会走上这条堕落之路,成天到晚就想着Judy。


当然,在他对她那么着迷的情况下,其他什么幻想占据他的生活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他永远不会让她知道这个的。她值得被更好地对待,而不是因为爱上一个食肉动物而被无休止地嘲笑。


假设,当然,如果她爱他就像他爱她那样的话。


“你看上很伤心,Nick。我们最终抓住了羊市长,所以这没什么的。”她温柔地安抚着他。


“我知道,我知道。”他快速地低语道,“只是……我沉迷在自己的想法里了。”他轻轻摇了摇他的脑袋。


Judy抬起她的头,并且挪动了她的爪子,这样它们就一边一个地放在他的膝盖上了。她好像要撑着他的膝盖站起来,但是她没有动,保持着这个姿势。


这是他们审问犯人的时候她时不时会采用的姿势。靠近他们的脸,用他们自己的话对付他们。这招奇怪地很奏效,因为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这样一只甜美的小兔子会怀有什么公然的恶意。


但是Nick已经对Judy的举动过于熟悉了,他不会那么容易让她得逞的。不会像他平常那么容易。


“有时候,我会回想当我们在那个坑里面的时候,”她继续道,“在羊市长射中你之后。”她的声音不知怎的和平时不一样,但是Nick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


他的呼吸再一次停滞在他的喉咙里。这在他能阻止之前就发生了,而他立刻就在脑海中踢了自己一脚。


Judy的耳朵因为这个声音而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她向他露出了一个缓慢的,羞怯的笑容。然后,他注意到她的瞳孔放大了。客厅里面有点暗,但是没有黑到能够让她的瞳孔放大到这个地步。


“继续,”在沉重的静默填满了房间之后,Nick说道。


Judy最后撑在Nick的膝盖上,慢慢地站起来。尽管如此,她的爪子没有离开他的膝盖,并且她向他靠得更进了。“我想我们现在在这方面意见一致了(On the same page here),Wild。“她低语道。Nick的思绪立刻被一阵慌乱占据了。这不是他幻想中的内容,这是Judy。真的Judy在对他步步紧逼,用他自己的该死的幻想来对付他。(并且妈的,她是怎么知道他的幻想是什么的?)


“Judy,停下。”他大声喊道。她半退回去,给了他一个受伤的表情。她的耳朵垂下来了。


他不得不做这件事,他恨这个,但是他也不想看到她被跨种族关系恐惧者的话伤到。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这个的,或者谁让你这样想的,但是这已经结束了。”他语气严厉地对她说。


“Nick?你在说什么?没有人让我这样做!”Judy疑惑地说。


她转过身背对他,开始从文件夹里面收集那些档案,让它们再一次正确地排列在一起。


“Judy,等下。”Nick意识到她想要离开。


“不,我很抱歉,”她打断他,“是我冒进了,这很傻,而且……”她的呼吸顿住了。他看不见她的脸,但是他可以猜到她快要哭了。


“等等,什么?”现在轮到Nick变得困惑了。“Judy,我不觉得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On the same page)。我们甚至都不在一个次元。(On the same book)”


Judy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神情向上看着他。半是自我厌恶,半是困惑。“你觉得我们在说些什么?“她过了一会问道。


“我不知道,“Nick尽量耐心地说道。”你在说些什么?”


Judy沉默了一会,但是她也不像是要在两秒内夺门而出了。最后,她开口了,”只是……有些时候,我会回想这件事……让我们把它当做幻想,行吗?一种不断重复发生的幻想,当我们在那个坑里的时候,你假装你野蛮化了。但是那没有以你假装咬住我的脖子而我拙劣地表演而告终。你撕开了我所有的衣服并且——“


Nick没有等到听完Judy的幻想。他的脑袋以每小时十万英里的速度运转着,而他一听到她所说的话,他就决定行动了。让后果去下地狱。也让种族关系恐惧者下地狱去吧。因为Judy实际上和Nick有一样的性幻想。


Nick把他的嘴压到Judy的上面,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吻,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她因为惊讶而丢落了文件夹,纸张散落一地。但是他们都不甚在意,因为他们都对对方全神贯注。


Judy用她的爪子抓住了Nick的衬衫,而Nick向后推着她直到她抵上了墙。


很久之后,他们松开彼此,注视着对方。Judy的瞳孔放得如此之大,以至于她的虹膜就像一圈环绕着黑色瞳孔的紫色戒指。


“不是我要抱怨,但是这是为了什么?”Judy有点呼吸不畅地问道。


“我有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幻想。”Nick坦白道。


“什么?”Judy疑惑地问。“我试过问你,而你对我生气了。”


“因为我不想让你被憎恨!”Nick吐出这些话就像这是他刚刚吃进去的什么味道恶心的东西。“憎恨?你这是什么意思?”Judy问道。


“那些反对跨物种关系的人们,”Nick对窗外做了一个手势,“你作为第一个兔子警察已经过得过艰难的了。你不需要再陷入Zootopia第一例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的恋情当中。”


Judy露出了一个坚定的表情。那个表情是Nick相当熟悉的,那个表情说她绝对能胜任那些人们认为“不可能”的挑战。这可能是当她父母告诉她她不可能成为一个警察的时候,她露出的那种表情。


“Judy,不,”Nick严厉地说道,“这不是那种你进警局时要通过的测试。这需要你努力向世界证明我们的关系,“他艰难地吞咽一口,“没有任何错。”


“因为我们的关系的确没有任何错。我爱你,而且我冒险地说你也爱我。那么这件事就和除我们之外的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Nick听到了她所说而,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同意她的看法。


但是他对她所说的话不止一点地在意。


“等等,你爱我?”Nick轻柔地说。“我当然爱你,你这傻瓜。”Judy说着开玩笑地锤了一下他的胳膊,“我不能忍受那些狗屎一样的,顽固不化的人认为我们对彼此的爱是错的。”Judy的耳朵向后倒去,露出一个悲伤的表情。“你……你确实爱我,对吗?”


“我……我一样爱你。”Nick坦白道,他的嗓音变得极度轻柔,但是因为Judy超凡的听力,他知道她会听到的,无论如何。


Judy的耳朵为此立了起来,并且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但是她的笑容一会就消退了。“你瞒着这件事多久了,Nick?为什么?因为你不想让人们对我们指指点点?你不会认为我也会这样说吧?”


“我什么都不说,因为你一点都不像对我有那种兴趣!”Nick抗议道。“而且不只是因为我不想让别人憎恨您,我也不想扭曲我们的友谊,因为我在你的身边不能控制自己!”


“不——不感兴趣?”Judy结结巴巴地说。“Nick,说真的,除了你之外,我还和其它什么人一起消磨过那么多时间吗?”


“不,但是我们也是朋友啊,”Nick提醒她。“你是我当警察的全部原因了!”


Judy抓住他的衬衫,再一次把他拉到和她同样的高度。她粗暴地亲吻了他,而Nick狂喜地回应。过了一会他们分开了,Judy害羞地笑了。“所以,我们都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刚说什么来着?”


“关于你想到我是怎么野蛮化,撕开你所有的衣服,然后很恶劣,很恶劣地对待你。”Nick露出一个野性的笑。


他抓住Judy衬衣的两边,猛地把它扯开。塑料纽扣乒乒乓乓地掉在地板上。然而,在Nick扯开她的胸罩前,她把他的手推开了。


“我靠着警察的工资过活,”她干巴巴地说,“我不能负担得起每周买一个50刀的胸罩。”


Nick微微点了点头,表示他动了,然后他用膝盖跪下来。他抓住她裤子胯部的布料,把裤子扯开。裤子的布料比她的衬衫结实得多,所以他低头去把剩下的撕开。


事实上,这个姿势让他靠的够近,能够闻到Judy兴奋的味道。他把他的鼻子抵在她内裤濡湿的布料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当Nick用他的鼻子磨蹭着她的内裤时,Judy发出了一声混杂着惊讶和欢愉的呻(和谐)吟。Nick因为她那么快地湿透了而感到愉悦。


他更加小心地脱下她的内裤,以免意外地伤到她。他们只是假装粗暴,但不是真的变得粗鲁。


当她的内裤被褪到膝弯处时,Nick慢慢地舔上她的小核。Judy的脑袋向后扬去,轻轻地撞上了墙。她的膝盖快要支撑不住了,所以Nick快速地用一只胳膊搂住她的腰,把她放到地面上。


他接着舔她滴着水的私处。Judy在他的身下颤抖着,而他忽然疑惑道她之前有没有做过这种事。Judy拉住他的耳朵。“Nick,Nick,求你!”她叫喊出声。“我要你进入我!”


Nick舔了最后了一下她的花蕊,然后开始扯下自己的裤子。Judy帮着他脱下衣物,然后几秒后,他插入了她温暖的身体。


她很紧——比他曾经有过的任何人还要紧得多。但这大概和他意料中的一样。毕竟,她差不多只有一半的他那么大。


他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脸,在他插入的时候寻找任何不适或者疼痛的迹象。过了一会,她睁开眼睛,盯着他的表情让他的心脏受到了一记重击,而爪子开始出汗。


所以他亲吻了她。他亲吻她并且试着不去想任何关于Judy的事情。除了他们俩之外,其他的一切现在都像是不存在了。


Judy又开始在他的身下颤抖了。她拽住了他的耳朵,发出了一声他从未想象过她会发出的奇怪啜泣。


她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喘息,整个身体剧烈地抖起来。她的内里紧紧缠绕着他的老二,像钳子一样,而他因为这压力,在插入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半是咆哮的声音。


他用胳膊把自己撑在Judy上方,但是当他达到高潮的时候,胳膊几乎支撑不住了。他半是摔到了她的身上,并且把他们俩翻了过来,所以他仰面躺在地板上,而她把头枕在他的胸口。


很难说他们在那里躺了多久。他的老二在Judy体内软了下来,但是他们俩都没移动。最后,“这里很冷,而你把我的衣服撕了。”


“对不起,”他说。他从她的体内拔出来,然后看到她的脸上闪过一阵疼痛。他立刻充满了负罪感和恐惧。“该死,Judy。我弄疼你了吗?”


“不,我很好。”她坚持道,站了起来。她把她衬衫的剩余部分抖下来,把她被撕坏的裤子扯下。然后,她脱掉她的胸罩,把它丢到地上的残片中,再踢下她的内裤。


“不,我认真的,”Nick抓住她的爪子说,“我弄疼你了吗?”


“有一点,但是好的那种疼痛。”她小声地承认,“你……比兔子大多了。”


Nick的耳朵塌了下来,一声小小的咆哮在他能够制止之前溜出了他的嘴巴。所以她曾经做过这种事咯。


Judy在Nick卧室的门口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他。她向他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你要进来吗?”她进了房间。


Nick赶紧迈开了步子,差点被困在了他落到膝盖的裤子里。他匆忙进了房间。


“归根结底,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那个只是我多个幻想其中的一个……”


THE END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