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韓文清X妳 歸處

將近晚間九點大門才傳來開鎖的聲響,聞聲妳隨即放下閱讀至四分之三的論文,走出未闔上門的書房,恰好看見韓文清脫下禦寒的長外套掛到客廳一角的木質衣帽架上。

「回來啦,晚餐吃了嗎?」

妳問。

「嗯,在食堂吃過了。」

傍晚有先傳了訊息告訴妳今天要加訓,韓文清此刻腦袋裡還思考著方才和張新杰討論的新戰略可行性有多少。

妳自然是看出了他難掩疲倦又心不在焉的模樣,不用猜也曉得是在考慮戰隊的事。

也許妳不懂榮耀,但妳明白榮耀於妳眼前的男人有多重要,因此妳沒開口打斷他的思緒,逕自走到廚房洗下班路上買的草莓。

霸圖的伙食是不錯,不過對於漢子居多的俱樂部而言可就沒那麼講究水果這東西了,食堂裡供應的多半是方便食用又不易壞的種類。

還想著要不找個機會和張副隊建議多吃水果有益選手身體健康,妳就被熟悉的嗓音給拉回注意。

「忙什麼?」

不知何時來到妳身旁的韓文清問道,目光落在妳的雙手後停頓了一會。

「洗點草莓,今天買的,看起來挺甜。」

妳衝他露出微笑,關上水,把一顆顆鮮紅嬌貴的果實放到碟子上,末了還挑了顆看著最順眼的遞到他嘴邊。

韓文清原先欲開口的話沒說出,倒也沒什麼排斥的接受了妳的餵食,然後從一旁抽了張紙巾擦乾妳濕漉漉的雙手,大掌一包直接捂住妳涼的有些泛青的指尖,另一手端起水果盤往客廳走。

在沙發上安靜坐了會,待妳的手指恢復該有的溫度後韓文清才鬆手,對此妳不禁感慨了下北方的天氣真不適合妳這南方人生活,就是待在開了暖氣的屋內,碰了冷水還得手腳冰上好一陣子。

剛在一起那會兒韓文清總以為妳是缺乏鍛鍊而拉著妳一起健身了好一段時間,效果當然十分有限,除此之外進補之類的方法也沒少嘗試,他從來不心疼給妳買成堆補品的錢,然而不盡理想的成效才終於讓妳說服他這是天生體質。

即便他接受了這一事實依舊無法改變每每看見妳蒼白無血色的雙唇和凍得發抖的樣子時下沉幾分的心情。

妳有一句沒一句的同他閒聊今天發生的瑣事,一盤草莓被分食見底後也休息的差不多,回各自書房前妳對著他的背影還是忍不住多叮嚀了句。

「累的話先去洗澡吧,洗完精神會好一點。」

「知道了。」

坐回書桌前,閃著指示燈的手機顯示著有新訊息,妳滑開鎖屏,桌布是張尋常的風景照,背景正是妳目前所處的Q市的某條街道,明媚的陽光灑在翠綠的樹影間。

某次在霸圖俱樂部等韓文清下班時還曾經因為這張桌布發生了點小插曲。

當時張佳樂心血來潮說想看看妳的手機畫面,笑的賊巧的眼神裡大半是期待能從妳這兒看到自家隊長不為人知的一面。

妳大方解鎖後把手機交給對方,張佳樂接過一看隨即失望的哀了聲,他想像中會拿來做桌布的嘟嘴賣萌合照根本不存在。

「不是情侶照啊,隊長談個戀愛也這麼嚴肅做啥呢…」

張佳樂咕噥,一旁圍過來湊熱鬧的隊員們紛紛表示贊同,就連張新杰也在端詳不出風景照裡頭有什麼特別之處後將手機遞回妳手中,

「是情侶照啊。」

妳笑著反駁了張佳樂,不意外接收到若干疑惑的眼神。

「咳…我說嫂子,妳覺得我們隊長再木頭也不能真拿棵樹來當隊長的照片吧。」

對這個異想天開的說法噗哧一笑,妳才慢里斯條的開口。

「這張是他拍的,因為我想看看他眼中的世界。」

聽完妳的解釋,隊員們愣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這是被糊了一臉狗糧。

「我靠這年頭秀恩愛還這麼有文化水平了。」

「我說那隊長的桌布是什麼來著,不是系統內建嗎?」

「是夜空,星星蠻多的。」

張新杰推了下眼鏡回答。

「啊,那是我拍的,那天天氣很好所以拍出來我很喜歡。」

發現自家隊長原來一直如此內涵的秀他們一臉後,單身狗隊員們表示要為自己掬一把心酸淚。

回完了醫院同事的訊息,妳點開又是999+未讀的職業選手親友群,裡頭刷屏的速度太快,看也看不完,隨意瀏覽過後妳再次將注意力放回論文上頭。

在十一點十分整理好明日晨會和手術的資料收入手提包,妳走向屬於另一人的書房。

推開虛掩著的房門,不意外看見韓文清坐在桌前處理著訓練計畫,暈黃的桌燈襯在稜角分明的側臉,專注的神情說不出的迷人。

書寫的動作不停,韓文清抽空瞥了妳一眼,眉間疏朗了些。

妳沒漏看那一瞬他眼中的笑意,哼哼兩聲後走上前環抱住他,溫熱的體溫和肥皂的清香從接觸的肌膚傳來。

俐落地在計畫書上落下最後一筆,韓文清闔上檔案夾,將妳橫抱到腿上讓妳能更舒適地把臉埋在他的頸窩處。

韓文清的心跳很穩定,一下又一下有力的跳動透過厚實的胸膛傳來,總能讓妳感到安心。

如果他在妳身邊也能像妳在他懷中一樣放鬆就好了,妳第數不清次這樣希望著,抬頭想去看韓文清,就聽見他聲音低而輕的說。

「就這樣再一會。」

「嗯。」


----------------------------------------------------------------------------


寫這篇的時候其實是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讓自己放心休息的歸處,也能成為帶給對方力量的避風港!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