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黑瞎子x妳 誤會

了解和走近會帶走一個人的魅力,美感與神話都需要距離來成就。

 

黑瞎子仰頭乾了杯裡剩下的茅台,沒兌水的,這樣一輪喝下來饒是他也覺得有點醉意,環視一圈,王胖子早就在地毯上睡得四仰八叉兼呼嚕大響,解雨臣身為屋子的主人自然是試圖把人弄醒,無奈踹了兩腳也不見地上的人有什麼反應,再看一旁的吳邪估計也離斷片不遠,一顆頭跟波浪鼓似的左右晃就是找不著重心。

一群三大五粗的男人聚在一起喝酒總是有差不多的結尾畫面。

黑瞎子點上菸,狠狠吸了口,覺得腦袋清醒了不少:「花兒爺你這毯子是真貨吧,我看咱得先把吳老闆架到廁所,免得他等會直接就吐這兒了。」

解雨臣面上也是紅通通的,襯衫老早解了兩顆扣子,唯獨一雙眼神還清明,看得出理智尚存,他看了眼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還開始乾嘔的吳邪,對黑瞎子說:「吐了你賠。」

「花爺沒醉吧,這帳怎麼會算我頭上呢。」

解雨臣瞟了黑瞎子一眼,說得慢里斯條:「他不是你徒弟嗎,何況今天是慶祝你這頭老牛吃到嫩草才刺激得這兩人喝成傻逼,帳不算在你頭上難不成還算你家小姑娘頭上?」

得了,黑瞎子心想,日子還不是一樣過,多個小丫頭能差到哪。

像是猜出黑瞎子的想法,解雨臣笑:「小姑娘要是哪天突然醒悟了,不跟了你這禍害,我再看看你還能不能覺得日子都差不多。」

 

入夏之後妳住到四合院,每天吃吃睡睡過的好不愜意,偶爾跟黑瞎子坐在院子裡看葡萄藤和北京的天空,儼然過成了退休老人。

「說真的,你多大年紀了?」

妳有些好奇,抬頭問他。

黑瞎子對上妳亮晶晶的眼神,幾個月前吳邪和解雨臣酒過三巡後說的話突然撞進腦袋裡——指不定人家小姑娘了解你後就覺得無趣了。

「妳想不到的年紀,少瞎琢磨了。」

黑瞎子給了個沒答案的答案,順手把葡萄皮扔進紙盒子,站起身去擺弄骨董電視機。

他換著力道敲了幾個角度,影集總算有聲音,回頭一看,妳還坐在沙發上一臉若有所思。

適度的保持神祕可以增加個人魅力,吳邪也沒說錯,黑瞎子想。

 

那天夜裡妳洗完澡就拿著書坐到在聽古典樂的黑瞎子邊上,笑咪咪的盯著他。

「整什麼幺蛾子了?」

黑瞎子湊近妳,聞到妳身上沐浴乳的香味和熱氣,見妳把一本歷史複習講義攤開,手指著文藝復興。

「你給我講講吧,學校教的老是記不得,我想你都經歷過的人應該挺了解的。」

聞言,黑瞎子先是看向白紙黑字,斗大的十四世紀扎得他太陽穴突突跳,又看妳期待的表情。

半分鐘後,他一邊在心中問候吳家列祖列宗,一邊擺出非常誠懇的模樣開始解釋這場該死的誤會:「不是,妳聽我說…」


----------------------------------------------------------

這禮拜的份趁著假期先更了,愛瞎子owo/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