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葉修x妳 關於想你這件事

妳將從超市買回來的牛奶放進冰箱側邊,傍晚的風有點涼,步行來回的妳倒了半杯溫開水捧著暖一暖指尖。

葉修幾天前就帶著國家隊到蘇黎世去了,這一趟得要多久才能回來妳也不太清楚,而妳自然是待在H市,畢竟身為一個榮耀外行人跟去了也沒什麼用處,更何況沒有任何贊助一趟旅費下來可驚人,剛成為實習醫生的繁重工作也由不得妳請假。

於是,該幹啥就幹啥,飯照吃,覺照睡,工作還是得照做,唯一的差別不過是回家時對著一片安靜必須自己開燈罷了。

 

晚餐妳也懶得多想什麼花樣,煮了點麵條拌著醬油吃,順手滑開了手機鎖屏,桌布的夜櫻是前陣子去日本的友人拍給妳的。

妳還記得當時恰好看見照片的葉修隨口點評了句這羊蹄甲開得挺美的,毫無意外換來妳一個鄙視的眼神。

 

『葉修:吃飯了?』

 

突然彈出的對話框讓妳手滑了下,碗裡湯汁撒出幾滴,褐色的醬料滴在象牙白的桌面上很是顯眼,妳抽了張紙巾擦桌子,邊回覆訊息。

 

『正在吃,你呢?』

『葉修:吃午餐,一點半午休。』

 

妳下意識看了眼牆上的掛鐘,晚上七點十一分,七個小時的時差,中午十二點十一分。

 

『嗯。』

『葉修:等等回飯店打給妳,別不接電話啊。』

 

『…我考慮。』

 

妳想了想,還是打了三個字送出,然後起身開始收拾碗筷,把洗好的碗盤放入烘碗機後,將陽台上的衣服收回房內,腦中估算了下時間便抱著換洗的衣物走向浴室。

 

洗完澡的清爽讓妳心情好上不少,開了空調待在臥房內翻雜誌時,放在身旁的手機響起要求視訊通話的鈴聲。

葉修本來是沒有手機的,職業性質和興趣使然讓他的交友圈極大部分都可以藉由網路聯繫,所以即使後來某年的聖誕節收到了一隻智慧型手機,真正使用的次數恐怕還是手指數的出來。偏偏妳是某種程度上的電腦白癡,打字的速度堪稱真正的手殘,為此已經不知道被葉修調侃過多少次,氣得妳對他的手速又羨又妒,也因此妳很少使用聊天軟體,畢竟叫手殘用打字聊天實在太心累。

 

這是自葉修出國以來你們第一次視訊。看著手機螢幕中那人一向懶散的模樣,有那麼一瞬間,妳覺得自己差點哭出來。

 

『好久不見啊。哎,怎麼一看到我就哭喪著一張臉,有這麼不想接這通視訊嗎?』

 

葉修笑著說,透過科技傳遞的嗓音聽在妳耳中有些失真。

妳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回敬向來沒下限的大神,伸手從床頭的櫃子上抽了張衛生紙擤鼻子。

 

「我這是花粉症行嗎…」

『喔?妳什麼時候有花粉症了,我怎麼不知道。』

「花粉症,又稱季節性鼻炎,好發於春夏,首次發病年齡從兩歲到六十八歲都有可能。」

妳瓮著聲音念了一長串。

『不愧是我家醫生大大,我長知識了啊。』

妳對他明顯的調笑哼了哼,不予理會。

『既然這樣我也得投桃報李,回報妳個技術帖如何?』

「什麼技術帖?」

『根據系統的判斷與本人準確的鑑定,妳的花粉症再一個星期就可以痊癒了。』

妳愣住,脫口問道。

「你那麼快就可以回來了?」

『可不是嗎,原本比賽完還安排了什麼旅遊景點參觀,不過為了當某人的花粉症特效藥,我只好犧牲一下,速速光榮返鄉。』

葉修笑得那叫一個神采飛揚,而意識到自己又順著心髒大師的話坑跳後妳對於自己的反應能力再次感到痛心疾首,咬牙切齒半天,最後只憋出一句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的等你回來再算帳。


-------------------------------------------------------------------------

連假不更新對不起自己,我才不會說是因為寄生蟲唸到煩了或是這篇其實是幾年前的手稿( ´•̥̥̥ω•̥̥̥` )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