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今夕

黑瞎子x妳 酒酣

一瓶白酒見底,身旁解雨臣和吳邪的聲音一下就遠了,斷斷續續的幾個字都像隔層砂礫,妳歪頭聽了幾秒,放棄去理解他們在嚷嚷些什麼。

空了的酒瓶被妳倒過來扔在一個手臂外的桌面上,裡頭殘留的幾滴透明液體灑出來,妳沒理會,橫過身子伸長手去拿還溫熱的酒瓶,滿上一杯就乾。

第二杯還沒倒滿,突然手上一輕,瓷瓶已經不知去了哪兒,妳眨眨眼,一下看見了一張被墨鏡遮去大半的笑臉。

那人沖妳笑,一口大白牙亮得晃眼。

妳對著那臉不知怎麼也笑了起來,舉著酒杯就站起身。

傻樂什麼呢,丫頭。

妳依稀聽見他問。

「我嗝、我看你笑,就開心!就快活!」

仰頭喝乾杯中液,妳呵呵笑,手一揮杯子就甩出去好遠,碰著包廂的屏風才落在地毯上沒發出聲音。

兩腳一絆,妳一屁股坐到灰絨地毯,見眼前一個個深灰色的圓圈越來越多,下意識就抬頭,被日光燈照得瞇起眼,嘴裡含糊念著:

「下雨了,瞎子…」

-----------------------------------------------------

手機碼字一個禮拜一篇(雖然很短#
好像還沒這麼勤奮過,可見我對瞎子是真愛!
還是要哭唧唧一下糧好少啊,瞎子圈在我心目中神一般的太太發博說想疼疼瞎子,我可以期待太太發糧嗎(´;ω;`)

评论

热度(22)